136-7123-2807

服务咨询热线

  1. 首页 > 王旭律师原创文章

俄国富豪前阿森纳股东受到制裁,部分资产或因信托免受影响

作者:王旭律师SEAN 日期:2022-04-15 10:32:49

        2022年3月3日,前阿森纳大股东俄罗斯富豪、钢铁和电信大亨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被列入欧盟制裁名单,其名下资产被相继扣押。近日,据英国卫报披露,由于不可撤销信托架构的存在,乌斯马诺夫的部分资产可能免于受到制裁的影响。

01

乌斯马诺夫

        乌斯马诺夫绝对算得上是国际级的巨型富豪,身价百亿美元,长期盘踞各类富豪榜单世界前一百名,曾经是英超球队阿森纳的第二大股东,持有facebook、阿里巴巴、小米等多家知名公司的大量股份。

        作为俄罗斯著名的钢铁和电信大亨,乌斯马诺夫与普京关系紧密,2014年为响应普京“资产回归俄罗斯”的号召,乌斯马诺夫更是把自己所有持的电信营业商Megafon和铁矿石生产商Metalloinvest的股份从境外转回至俄罗斯。

02

乌斯马诺夫的“不幸”

        2022年3月3日,俄罗斯富豪、钢铁和电信大亨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被列入欧盟制裁名单。

        随后,德国政府扣押了乌斯马诺夫的一艘价值数亿美元的豪华游艇,一时间引起了诸多媒体的报导。

        然而,对乌斯马诺夫的制裁远未停止。为了对俄国富豪进行制裁,有组织犯罪和贪污举报计划(OCCRP)搞了一个叫做俄罗斯财产追踪的项目(RAT:Russian asset tracker)。RAT项目发现了乌斯马诺夫名下的诸多资产,这些资产包括在意大利、德国、拉脱维亚的大量资产;在马恩岛注销注册的价值3.5亿美元的私人飞机及直升机(注销注册于乌斯马诺夫被英国处罚的当天),以及一架已在卢森堡注销注册的LX-VIP飞机等等。

        当然,乌斯马诺夫名下的资产远不止此。随着越来越多的财产被探明,乌斯马诺夫的更多财产可能受到制裁的影响,其中就包括乌斯马诺夫在英国持有的诸多高价资产(比如坐落于伦敦中心的办公楼)。 

03

“不幸中的万幸”

———信托或可降低制裁影响

        就在乌斯马诺夫资产被接连发现后,信托出现了。

        据英国卫报报道,乌斯马诺夫在英国的资产并非都在乌斯马诺夫名下,大量的资产通过复杂的离岸架构或由其家族成员持有。

        与此同时,乌斯马诺夫的发言人表示,乌斯马诺夫已在多年前将数亿英镑的资产放入不可撤销信托中。英国卫报表示,信托的存在可能使得相应资产免受西方政府制裁

        借用乌斯马诺夫发言人的话:“现阶段来看,乌斯马诺夫并不拥有放到信托里的资产,他也不能控制或者销售这些资产,乌斯马诺夫拥有的唯一权利就是租用相应资产。与此同时,乌斯马诺夫已经从信托受益人的序列中退出,所有的资产对应的受益权都已经给到了乌斯马诺夫的家人。”

包括信托在内的复杂结构着实让英国政府头痛不堪,这些与乌斯马诺夫相关但受到信托保护的资产比起乌斯马诺夫名下的其他资产更难被执行。

04

信托的特殊架构

        那么英国政府能否像处理个人资产一样,直接对信托资产进行制裁?

暂时来看比较难。

        简单来说,信托架构包括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三个必要角色。委托人是设立信托的主体(如乌斯马诺夫),受托人是持有并管理信托资产的主体(通常为信托公司或家族成员),受益人为享有信托实际利益的主体(如乌斯马诺夫的家族成员)。

        乌斯马诺夫设立信托后,自己仅作为委托人存在,如果乌斯马诺夫发言人的说法属实,乌斯马诺夫很可能在信托中不再保留核心权利,不能控制相应资产。设立信托后,乌斯马诺夫将相应资产转移到了受托人名下,自己作为委托人也不再享有资产的所有权,也就是说,这些资产从法律意义上讲已经不再是乌斯马诺夫的个人资产。此外,如果乌斯马诺夫退出了信托受益人序列的情况属实,信托资产的受益权也不再归属于乌斯马诺夫,那么根据目前的信托架构,乌斯马诺夫不能获得信托资金的分配,信托资产的受益权由乌斯马诺夫的家族成员享有。

        换句话说,如果披露信息属实,乌斯马诺夫的信托资产既不是他的资产,也不受他的控制,还不能使他受益,这和乌斯马诺夫名下的其他资产有本质的区别

05

信托的保护作用

        实际上,实施制裁的英国本就是现代信托制度的发源地,英国信托可以算得上是很多国家和地区信托制度当之无愧的“大师傅”。包括离岸信托、美国信托在内的许多信托制度都是在借鉴英国信托的基础上出现的。

        信托财产无法被强制执行是英国的“传统美德”,也被包括我国、美国各州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所“发扬光大”。

        英国相关部门如果直接违背信托法理,强制执行信托资产,这多少有些“啪啪打脸”。与此同时,由于乌斯马诺夫实际上已经不再是信托受益人之一,从受益权的角度去进行制裁实际上针对的是乌斯马诺夫的家族成员,而非乌斯马诺夫本人。然而,到现在为止,制裁还只是针对受制裁者本人,“株连”到家人绝对属于越界行为(除非能够证明家人们有资助被制裁者等行为)。

        此外,执法机构也需要充分考虑“对信托下手”的合法性问题。正如制裁专家James Birkett所述:“对信托架构的冲击很有可能引来乌斯马诺夫及其家人对执法机关发起诉讼或其他冲击,执法机关也要避免最终被法院要求改变其决定的尬尴局面”。

06

确定性中的不确定性

        总的来讲,根据英国卫报披露的信息,至少现阶段信托架构对乌斯马诺夫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但信托的存在会不会异常坚挺,帮助乌斯马诺夫渡过难关呢?

        从法理的角度讲,信托的资产保护功能是确定的(前提当然是信托设计合理)。但是通过这次俄乌冲突我们发现,这国外政府“耍起流氓”来,它也是“六亲不认”,这也给信托的资产保护功能带来的一定的不确定性。因此最终能否达到效果,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还需要“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当然,除了乌斯马诺夫提早进行的境外信托安排外,现在回想一下,2014年他响应号召,把所持的电信营业商Megafon和铁矿石生产商Metalloinvest的股份从境外转回至俄罗斯,就不仅是一个“义举”了。

        而对于乌斯马诺夫无法或不便转移回国的资产而言,信托时至今日的表现尚可。

        毕竟,信托的保护作用客观存在,将境外的资产放到信托中去可以一定程度上防控动荡风险。已经在境外的资产若无法或不便转回,还是建议给它穿好信托的铠甲。

        虽然穿上铠甲不一定战无不胜,但可以确定的是,穿着总比不穿强。


随便看看